<acronym id="26mok"></acronym>
  • <table id="26mok"><input id="26mok"></input></table>
  • <tr id="26mok"></tr>
  • <sup id="26mok"></sup>
    • 當前位置:
    • 首頁
    • >
    • 購房指南
    • >
    • 涌入長沙的年輕人:實現買房自由,月薪5000也活得快樂
    購房指南

    涌入長沙的年輕人:實現買房自由,月薪5000也活得快樂

    2022-03-10來源:長沙房產網涌入長沙的年輕人:實現買房自由,月薪5000也活得快樂

    長沙市內浩瀚的湘江

    2020年長沙新建住房均價9千多元,

    是中國房價低于的新一線城市,

    高速增長的經濟,

    煙火氣濃烈的市井生活,

    更有了眾多年輕人來這里定居。



    一條前往長沙,

    專訪了6組在這里工作和生活的年輕人。

    有小鎮姑娘碩士畢業2年,

    靠普通工資,攢錢買了市中心的房子;

    有IT從業者拿著一線城市工資,

    實現購房權利,140㎡大平層隨便挑;

    有96年的海歸碩士,了解夜宵街開炸串店;

    還有外地小夫妻放棄鐵飯碗,

    在這里實現嚴肅文學書店的夢想……


    瀏陽河邊的露天電影院

    有野心的可以往前沖,

    想要退一步的也能活得體面自在,

    大大小小的夢想,

    都可以在這座城里尋找一角放置。



    長沙街頭興旺的夜宵文化

    白天街道上的行人稀稀落落,然而就在太陽落山后的十幾分鐘內,所有人跟約好了似的,都齊齊出來蹦跶了。

    寬闊的湘江送來涼風,燈牌指示燈,小炒肉、湘云粉、奶茶甜酒、炸炸炸、臭豆腐……店子的口味和裝修各不相同,總有一款貼你的胃。


    下午6點半左右

    第一波下班的年輕人回到江邊“躺起”

    習慣了“優雅而莊重”的都市人能在長沙找到最放松的姿態。

    網紅蒸菜館里,有衣著光鮮的白領,也有深愛半歲嬰兒的附近居民,一會兒又進來一群剛從工地上班的工人,融融一堂。

    光聽得他們講話,就很快活,長沙口音有種類似的節奏感,常常帶一個悠揚的拖音,好像在空氣中所畫了個輕快的半圓弧。


    長沙市內不斷涌現新建的高樓

    最近幾年長沙淪為網紅城市,文和友、茶顏悅色等消費品牌瘋狂全國,GDP增長飛快,2020年位列全國第15位。

    梅溪湖不斷有互聯網公司入駐,馬欄山的娛樂產業發達,新生的自動駕駛產業也在蓬勃發展。

    長沙這座城市,就像一個班里以前平平無奇的學生,忽然冒頭了。

    然而令人吃驚的是,它的房價卻一直處在低位,被形容為“新的一線城市里的鶴崗”。

    根據湖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的統計數據,2020年長沙新建商品住宅均價為9107元/㎡,核心地段學區房也只要2萬出頭。


    數據來自易居研究院公布的

    《2020年全國50城房價收入比報告》

    易居研究院的報告指出,2020年長沙房價收入比僅為6.2,這意味著一個正處于平均收入的長沙城鎮家庭,不吃不喝6年就能買套房,而在深圳則需要39年。在貝殼研究院發布的全國35座城市“購房自由”排名里,長沙位列第一。

    房子不必恨,經濟好,年輕人自然能選擇更多種類的生活方式。

    我們專訪的這6組年輕人,有小鎮姑娘,有海歸,有外省人,買了房的會深感優越,沒買的也會焦慮,房子不是重心,生活才是。


    小鎮姑娘雪林,住在自己買的房子里


    在長沙,年輕人靠自己的工資買房并不是一件稀奇事。

    90年出生于的雪林,碩士畢業于長沙中南大學,在一家國企做法務。2019年,也就是畢業2年后,她靠著攢下的工資,在長沙市中心買了一套56㎡的房子,親手偽裝成了自己討厭的風格。

    雪林的老家在湖南鳳凰,是苗族人,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外省打工,陪伴她的時間非常少,所以她尤其渴求享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小窩,讓父母能偶爾搬來同居。

    “外地人在長沙落戶比較更容易,我2017年畢業的時候就開始看房子,了解大概必須多少錢,然后規劃每年必須攢多少錢?!?/p>


    雪林的房子位于28樓,能俯瞰城市街景

    母親喜歡繁華,雪林看上的這套,鄰近地鐵口,走路15分鐘就能抵達購物中心。

    首付需要17萬,剛畢業工資不低,每月只有5800元,她也不著急,“碩士畢業在長沙買房的話,政府不會給5萬塊錢,里面有2萬是生活費,另外3萬是購房補貼?!边@增加了她最初買房的信心。

    長沙工作節奏不快,她所在的公司每天8點下班,夏季12點到3點是午休,她也不會趁這段時間整天自學,提高專業知識。在后續考核中,她常常評優獲得獎金,工資也快速增長不少,2年后就攢夠了14萬。

    問朋友借點,加上補貼,她很快就已完成了買房和裝修,住進了自己溫馨的小家。

    雪林討厭下廚,買了房子后經常邀同事和朋友來家里小聚,吃夜宵,玩游戲劇本殺。

    她跟父母約好了,今年春節前,二老從外地回到湖南時,不會在她的房子里小寄居一段時間,然后大家再一起返回鳳凰過年。


    產品經理森嵐,回頭在家附近的瀏陽河上


    很長一段歷史時期,湖南年輕人風行去廣東誅路子,就像段子里說的,“湖南的第一省會是深圳,第二省會是廣州,第三省會才是長沙”,但如今,出走的人在紛紛抵湘。

    森嵐是長沙本地人,2011年從湖南大學畢業,去了廣州工作,7年時間里,成為一家銀行的營銷策劃,妻子也進入騰訊工作。

    2017年底他獲得了廣州購房資格,想要趕緊“上車”,在亞運城某樓盤繳了購房誠意金,距離公司40多公里,單程1個多小時,首付高,掏光積蓄后還需要父母反對,咬咬牙也能忍。

    然而幾個月后他與妻子決定遷到長沙。


    森嵐一家

    起因是一段趣事,當時森嵐帶著1歲的女兒回湘探親,“我們有個姨媽家旁邊種滿了花,還有草莓蘿卜什么的,小孩就去扯蘿卜,玩得不亦樂乎,比在廣州有意思多了?!边@種豐富的人情和自然環境令其他懷念。

    另外讓森嵐實在“被刺激到”的是,他有一個同事,好不容易分數落戶廣州后,小孩最終只能上一個菜市場旁邊的小學,環境有點糟糕。

    “費那么大勁,我實在圖什么呢?”他反觀長沙有雅禮、長郡等四大名校,而且在各學區的名額分配比較平均值,只要成績好,上好學校并不困難。


    女兒在給爸媽講故事

    返回長沙后,森嵐一家住在2013年購置的60㎡房子里,賣的時候每平米8千塊,今年又另外購入一套140㎡的新房,每平米1萬塊翻身。8年,房價只上漲了2千多。

    二套房要6成首付,也負擔得起,“我爸還實在我買小了,長沙年輕人都是四房兩廳跳?!鄙瓖剐χf。

    互聯網從業者從一線回到長沙,工資通常不會打個六七腰,但如果你依然想要奮斗,跟一線薪資持平的崗位也不少。

    森嵐回去長沙后成為一名產品經理,薪水不降反增。工作依舊辛苦,心態卻輕松很多,妻子后來在芒果臺工作,半年后辭了職,如今在家里陪孩子,他實在也不錯,“感覺有底氣了,一個人也能養活全家,老婆她能閑下來,做到自己想做的事?!?/p>


    長沙特有的“江邊小生意”

    10塊錢可以躺在一晚

    最令森嵐失望的,是長沙這幾年基礎設施做得很漂亮,地鐵通暢,道路整潔,市內有河流經過的地方,兩岸都修整成了市民休閑的小公園。

    他家附近就是瀏陽河,一到傍晚就有攤主拿著躺椅,一排排放到河畔。

    這是長沙特有的一種“江邊小生意”,花10塊錢就能躺一整晚,點個豆子茶,吃吃涼菜,刮起著江風,還能看露天電影,很無聊。



    晚8點按時放電影,吸引了眾多市民觀賞

    有時森嵐逛到長沙國際金融中心那里,夜里車水馬龍,江水倒映著閃光的霓虹,“幻覺實在類似于上海的外灘了?!?/p>

    為了尋找有相近經歷的人,森嵐建了一個北上廣深返湘群,短短一個月就有200多人加入,大多是IT和互聯網從業者。

    這幾年騰訊阿里等大公司都有在長沙成立分部的計劃,還有公司投出“拿一線工資,寄居長沙宜居房”的口號吸引人才。令森嵐深感意外的是,群里不少是在一線城市讀書的學生,已經在木村著來湘了。


    長沙著名的冬瓜山夜宵街


    長沙的年輕人都討厭開店,整體氛圍寬松,父母長輩也不生氣你賺錢買房,本來就有房住,店開失敗了也沒關系,再去找工作就是。

    街頭店鋪繁多,但看板各不相同,“霸蠻”的長沙人都喜歡做點不一樣的事,雷同和模仿反而會被輕視。


    下午4點,Falin來到自己的炸串店

    與店員文阿姨閑聊并開始備菜

    96年的長沙姑娘Falin,中南大學念完本科后,前往英國讀研究生時,腦子里就琢磨著“要開個炸串店”。

    父母態度很寬容,“只要不違法,想做什么都可以?!眴淤Y金不需要很多,總共20多萬,其中10萬是Falin自己多年扣的,另外靠幾個女性“鐵朋友”,“每個人出個幾萬塊錢,就支棱一起了?!?/p>


    2020年7月,她的“三食堂炸炸炸”開業,位于長沙出名的冬瓜山宵夜街。這里是Falin的外婆曾經住的地方,母親在這兒長大,Falin小時候幾乎每周都過來,跟“狐朋狗友”們玩游戲卡片、拳擊。

    985本科+海歸碩士進夜宵店,每天忙到凌晨5點才能睡覺,乍一聽很不合乎普通人的期待,然而Falin覺得自己這條路回頭得頗為自然。

    “黑色經典的創始人就是湖大的,你看人家211畢業的研究生,炸臭豆腐,做生意做得很好啊,過億了都?!?/p>


    Falin給客人結賬

    做夜宵店,在長沙并不會被認為是一件低級的事情,反而會覺得你很厲害。

    長沙人不愿為“吃”代價時間和精力,有人進跑車來,有人騎著自行車來, Falin性格活潑喜歡聊天,客人也樂意給她的生意出謀劃策。

    蝦滑作為主打菜,就是一對客人夫妻的建議,“我們就站在門口,閑談了有半小時?!?/p>

    店里有個“天下第一辣”的牌匾,是一個客人送的。那人很能吃辣,一上來就要最辣,Falin給他上了,沒想到對方甜到喝光三瓶水。

    幾天后這個客人來店里,送來了一張手寫的毛筆字“天下第一辣”,揮揮袖子就走了,再也沒回來過。


    Falin的朋友們經常來店里聚餐

    希望創新的氛圍讓長沙問世了文和友、茶顏悅色、黑色經典等一系列新的消費品牌,Falin實在炸炸炸這條路也大有可為,“好娘兒們志在四方嘛,說不定以后也能作出點影響力呢?!?/p>

    最重要的是,她能單純享用炸串店的快樂。

    最令她感到符合的時刻,是節假日客流高峰期,外面排隊的人能叫到200多號,她回想起大學時在戲劇社的時光,“一下子很多人來,就好開心,就像我原來在舞臺上給別人帶來快樂一樣,都喜笑顏開?!?/p>


    來長沙進書店的夫妻,江濤和小七


    江濤和小七都不是湖南人,去年5月,正值實體書店破產潮期間,他們在長沙岳麓山腳開了一家“阿克梅書店”。

    不起眼的路邊小店,50㎡的空間內,結結實實掛了6千多本書,全部都是夫妻倆精挑細選的社科和坦率文學,連出版社和譯本都經過細心斟酌。


    書店入門處貼著俄羅斯“阿克梅派”代表詩人阿赫瑪托娃的照片,以及她的詩句“你晚來了很多很多年,可我還是為認識你而神往”,作為對客人的慶賀。

    他們不賣周邊,僅靠咖啡營收,95%的流水來自賣書,居然也能超過收支平衡。


    夫妻二人都熱衷文學

    第一次相遇就發生在書店

    江濤和小七都曾就讀于湖南師范大學,后來去往江蘇昆山,小七當了高中老師,江濤做了網絡編輯,事業順遂,在江蘇也購置了房子。

    然而周圍的環境令他們感到一種短缺,“在昆山最多的是三類人,開廠的,打工的,還有玉女鐵飯碗的,項飆不是說道‘附近’的消失嗎,就是那種感覺?!?/p>

    2019年底兩人打算出國,無奈碰上疫情,看見每天那么多條生命在消失,小七深切感受到生命的無常,“還有什么事情是一直想做到還沒做的呢,那就是進書店?!?/p>

    他們最初想要在上海開,無奈租金太高,也考慮過成都和重慶,最后長沙的朋友一聲惡魔,他們回到了岳麓山腳下。


    阿克梅書店后面就是岳麓山

    夫妻倆經常帶著女兒來遛彎

    長沙人多元文化,不仇視,哪怕是陌生人也不愿跟你熱情聊天,他們在這里尋回了自己的“附近”。

    所有人都知道獨立國家書店難活,尤其這種賣坦率文學的。他們最初去找鋪子時,一家小酒館的店主得知要開的是書店,主動回應要免轉讓費,雖然最后因為租金太高沒有促使,小七內心還是十分感謝。


    小七和江濤常把女兒帶到店里

    來長沙后,小七懷孕生下女兒,哺乳期頭發丟棄得厲害,放了朋友圈嘲諷自己,有一位老顧客看見了,直接小黑了一包紅棗過來,還提議老大她看店。

    書店每月的利潤不及他們之前工資的八分之一,但兩人非常符合,因為這里聚集了一波氣味相投的人。

    在阿克梅,是可以熱鬧聊天的,喜歡的詩歌可以念誦出來,看見心怡的段落可以納著店主交流點子?!斑@里就像一個文學、音樂、電影和詩歌的廣場?!苯瓭f。

    有人專門從這里訂??碌摹犊茖W知識考古學》,夜晚帶著女兒過來取書時,跟小七閑聊育兒;曾有兩位做哲學研究的朋友,和江濤在店里聊到凌晨四五點才散;有牛津大學專門研究古典學的學生,出差長沙時特意來到書店,跟江濤聊起《荷馬史詩與英雄悲劇》……

    大多數還是長沙本地的客人,老顧客們把這里當作自家書房,很愛護這么一個誠懇的智識交流空間,所以經常在店里充值,一次性買好幾百塊的書,大家在共同努力,讓書店持續經營下去。


    小七與師姐晶晶

    令小七深感車禍驚喜的,是她大學時崇拜的師姐晶晶,也前后腳回到長沙。

    晶晶是江蘇徐州人,在湖南師范大學畢業后去往南京工作,自己創了業,收益蠻可觀??删驮?020年,她拋棄南京多年的累積,拎著兩個包,只身一人來到長沙。

   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,她被一種“要顯得更杰出”的隱形壓力所彌漫,給自己報了六七個培訓班,吉他、茶道、插花、英語……

    “在南京有自己的小事業,別人看上去收益相當可觀,有聲有色,但我自己總有一種窒息而死的感覺,人是末端著的,在長沙呢,你好像不用做什么就可以很快樂?!?/p>


    晶晶在長沙租的房子,附近有個很大的湖泊

    如今她在一家美術館工作,在研究生時期住過的小區租房子,領著每月幾千塊的薪水,整個性格都變得開朗許多。

    長沙話里有一個詞叫作“策”,是指聊天中愿意的調侃,給人挖坑,看對方怎么反應,晶晶如今也喜歡“策”別人,享受這種語言游戲里的樂子。


    晶晶所住小區的階梯,往上走就能到岳麓山

    長沙濃烈的鄉土人情味,讓她覺得溫暖,她能放心展開自己的“小冒險”,“我原來在南京的時候,膽子其實蠻小的,在長沙就敢一個人外出,爬岳麓山,開車去很遠的地方去找小寺廟,還一個人去山里喝茶?!?/p>

    有一回她駕車去找朋友,跑高架時瞥到旁邊有一個碼頭,船裝著車去往湘江里的一個島。

    晶晶實在有意思,就停下來,也跟著登船,跟船上的大叔大媽們聊天,獲知這里叫做興馬洲,風景秀麗,她在島上快樂地擺攤了一下午。

    如今她除了下班,就是游蕩,要么就在家里練毛筆字。曾經她不會為婚戀問題而焦慮,現在她堅信自己就算一輩子不成婚,在這里也不會一直過得很快樂。

    • 熱點信息
    • 資訊信息
    乌克兰18videos极品_免费的黄a片在线观看网址_我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_体育生20cm无遮挡自慰